专业马戏团创新服务 动物马戏团说,驯鸟要驯技得法在鸟习惯主人供给的生活环境后,驯鸟要遵从先易后难按部就班的准则,不行急于求成,尤其要操控好鸟的饮食,在确鸟康的前提下,恰当操控其饮食,练习可在半饥饿状况下进行,使其处于求食听话,奖赏食物条件反射是驯鸟的最佳状况。

惯常使用惩罚和负强化,是动物表演让人诟病的地方。 性难驯,又缺少对人类的依从性,所学的“节目”又常常违背各自的天性,因此需要更多的强化训练。于是乎,我们就常常看到那些残忍异常的训练过程。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正强化还是负强化,长期训练的的行为都会变得不那么正常,变得不自然,毕竟长期的行为都违背了自己。比方说,我们常举的个例子,就是动物表演扭曲黑猩猩的露齿笑,让这个本来是表达恐惧的表供娱乐。类似的训练(尤其是从小开始的训练),会让黑猩猩不懂正常的社交,即使再送到动物园的人工种群里,也容易出现问题。

因而,在马戏团的马戏训练中,每类型的节目训练都有各自的心理特点。对马戏团演出表演者来说掌握好个节目在演出当中取得好成绩是他们大的快乐也是大的愿望。但是不同的是演员对节目的兴趣的不同理解作品的感受不同意识不到此次作品是否他所的作品。

山东杂技马戏团谈到了宋代,其杂技技艺也更加成熟和精湛。在东京汴梁(今河南开封)为皇帝表演马戏时,有多种马术,如引马立马骗马跳马倒立拖马飞仙马藏马镫驱马等。 清代,马戏界出现了新的创作。咸丰皇帝在正月看马戏。马戏表演艺术表现了他们的技艺“有个人单脚站立,用马鞍和马镫奔跑;有个人拉着马鞍行走,用马奔跑;有两个人在马背上相向奔跑,互相交换;有个人把个穿盔甲的人放在马上,在头上跑,这首歌就跟马样奇怪。”

历史上早的魔术纪录是在古埃及,大约是在西元前2600年,也就是距今千多年前。古希腊的神殿也利用了魔术的原理。 而早的戏法纪录则是杯与球戏法(upsnlls),这是目前人们所知古老的戏法。在埃及的壁画中(TomofqtIIIteniHssn.2500)如附图也有纪录。而真正其历史表演的纪录则可追溯到西元世纪时。此戏法在中世纪时大受欢迎,被魔术师们广泛表演于市集中。

当观众的注意力还在只手时,让滑到你只手的手掌,舒服地攥着它,确保它仍然是遮蔽的。 如果你做得很成功,看起来像消失了。 尝试下“个强盗”的纸牌戏法。这个纸牌把戏很容易做,像其他好的纸牌戏法样,做成的话观众会被完全蒙在鼓里。它只需要你讲个故事来转移观众的注意力。

马戏团杂技有属于自己的精神内容表达方式,它较般戏剧的表达形式更抽象更凝练。换言之,叙事是马戏团杂技的短板,细致入微地表现人的情感不是马戏团杂技的强项。马戏团杂技表现情感与般戏剧表现情感有各自不同的路径和层面。若以马戏团杂技来演故事,就不得不借助哑剧舞蹈音乐诗话等非马戏团杂技的形式实现跨界融合。

马戏团的孩子们有着和同龄孩子不样的童年,汗水泪水常常伴随着这些马戏团尚还年幼的孩子们。因为,对于个马戏演员来说,舞台上的每个动作,无不经过幕后的千锤百炼。台上分钟,台下年功,在荣誉的背后都了演员的汗水。